港股报道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数据分析 >

弥合数字鸿沟 推动数字经济发展

时间:2020-08-05 01:38人气:来源: 好极啦金融人才书面
原标题:弥合数字鸿沟 推动数字经济发展

  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第三卷中,多处都提到了数字经济,既涉及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,也涉及合力打造高质量世界经济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各国应该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机遇,加强数字经济、人工智能、纳米技术等前沿领域合作,共同打造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”,并强调,“通过发展数字经济、促进互联互通、完善社会保障措施等,建设适应未来发展趋势的产业结构、政策框架、管理体系,提升经济运行效率和韧性,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”。数字经济是世界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,而数字鸿沟是广大发展中国家提升自主发展能力的一个重要阻碍。在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第二卷中,习近平总书记强调“着力解决发展失衡、治理困境、数字鸿沟、分配差距等问题,建设开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赢的经济全球化”。在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背景下,数字鸿沟引发的各类经济社会问题愈发凸显,弥合数字鸿沟刻不容缓。

    1.数字鸿沟的形成与表现

  《共产党宣言》中,马克思恩格斯这样描述经济全球化的景象,“资产阶级,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,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”。第一、二次工业革命以来,社会生产力飞速进步,交通和通信工具快速发展,各大洲之间的经贸联系日益增强,世界市场逐渐形成。第三、四次工业革命的发生发展,为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型数字技术的应用进程按下了快进键。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弗里德曼认为,21世纪科技和通信领域的不断创新,使得这个“世界正在被抹平”。

  但现实世界并没有这么理想化,由于信息化发展水平的不同,互联网的发展并没有抹平这个世界,反而使得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沟壑纵横,其中便包括所谓的数字鸿沟(Digital divide)。

  从纵向的发展阶段来看,数字鸿沟具体表现为“接入鸿沟”“使用鸿沟”“能力鸿沟”。

  “接入鸿沟”指因为一部分人可以接入数字技术,另一部分人无法接入数字技术所导致的在信息可及性层面的差异。这一鸿沟更多地体现为宽带建设、网络终端设备等硬件条件的差异。

  “使用鸿沟”指随着信息通信成本的下降、互联网的普及,“接入鸿沟”不再难以逾越,但与此同时,因为数字技术使用的差异而导致的“使用鸿沟”开始凸显,具体表现为是否掌握使用数字技术的知识、数字技术的使用广度、数字技术的使用深度等。“使用鸿沟”与公民受教育水平、数字技术培训服务等软件条件密切相关。

  “能力鸿沟”指近年来随着生产生活的数字化水平不断提升,数字技术逐渐成为一种通用技术,数字化生存(Being digital)成为现实。这一阶段的数字鸿沟,不再局限于数字技术的发展和使用层面,而是体现为不同群体在获取数字资源、处理数字资源、创造数字资源等方面的差异。

  从横向看,数字鸿沟的具体表现形态是多样的,既有微观主体视角下个人、企业层面的数字鸿沟,也有宏观地理范围视角下地区、国家层面的数字鸿沟。

  从个体层面观察,数字化浪潮中,年轻人快速学习和使用移动支付、预约出行、网络订餐等数字技术应用,成为数字时代的弄潮儿,而很多老年人则因为传统观念影响、学习能力偏弱等原因,成为数字弱势群体。个体层面的数字鸿沟还表现在性别差异上,国际电信联盟数据显示,2016年全球女性网民数量比男性少2亿以上,而且这个差距还在持续扩大。

  从企业层面观察,一方面,不同行业的企业之间存在数字鸿沟。国际数据公司(IDC)发布的《2018中国企业数字化发展报告》显示,我国零售、文娱、金融等接近消费端的企业,很多已经接近或完成了数字化转型,而制造业、资源性行业的数字化程度则相对较低。另一方面,即使是在同一个行业内部,企业数字化的程度也有巨大的差异。IDC的报告显示,虽然制造业中有不少数字化转型成功的领军型企业,但依然还有超过50%的企业数字化尚处于单点试验和局部推广阶段。

  从地区层面观察,我国地区之间的数字鸿沟突出地表现在城市和乡村之间,以及东中西部地区之间。第45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我国9.04亿网民中,城镇网民占比高达71.80%,而农村网民则仅占28.20%。从东中西部地区来看,《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》(第25期)显示,2019年东部地区4G移动宽带用户的平均下载速率最高达到24.60Mbit/s,而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则分别较东部低0.93Mbit/s和1.58Mbit/s,表现出了比较明显的差距即鸿沟。

  从国家层面观察,数字鸿沟表现为国家与国家之间数字技术应用水平的差异。其中,最突出的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,这是南北问题在数字经济时代的体现。国际电信联盟数据显示,2017年,发达国家互联网普及率达到81%,而发展中国家仅为41%。当然,有差距就有鸿沟,即使是在发展中国家之间,也存在数字鸿沟问题。2017年,仍有31个发展中国家互联网普及率不及20%。我国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近年来数字经济发展迅猛,2017年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55%,网民人数更是在2020年突破了9亿大关。

      2.数字鸿沟产生的影响

  在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第二卷中,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“经济全球化的大方向是正确的。当然,发展失衡、治理困境、数字鸿沟、公平赤字等问题也客观存在。这些是前进中的问题,我们要正视并设法解决,但不能因噎废食”。数字鸿沟问题之所以引起国际社会和我国政府的广泛关注,主要在于数字鸿沟的存在和持续扩大,会使得基于数字经济的利益分配趋向不均等化,进而产生强者愈强、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。从社会资本的角度看,使用数字技术的各类主体,能够快速数字化其原有的关系网络和拓展新的关系网络,并将这些数字化的社会资本转化为新的经济社会资源。而无法使用数字技术的群体,则会因为只能依赖原有的社会资本而被远远甩在后面。

  数字鸿沟使得个体机会的不均等加剧。数字化程度高的地区,学生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名师课程、在线习题等海量的教育资源,而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学生而言,传统的课堂学习仍是获取知识的主要渠道,这势必会进一步拉大本就已经存在的教育机会不均等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我国大部分地区的教育机构都把教学活动从线下转为线上,从而保证了教学的持续进行,但有部分农村极偏远地区的学生一度处于“脱网”“半脱网”状态,正常的教学活动无法开展,这就是城乡数字鸿沟的具体体现。此外,工作机会的不均等也因数字鸿沟变得越发凸显。以性别层面的工作差异为例,数字技术的进步正逐渐将女性从数字空间中排挤出去,据国际管理咨询机构埃森哲发布的统计数据,美国计算机行业女性劳动者的占比,已经从1995年的37%降至2016年的24%。

标签:

热门标签